首页 老年动态 综合新闻 专家顾问 艺术长廊 咨询服务 教育培训 投资理财 科学易经 军事频道 社会人文
夕阳往事 禁烟节酒 健康养生 知青今昔 户外运动 法律维权 国学纵横 漫话五教 音烧天地 收藏置物 历史钩沉
背景:
阅读新闻

腾迁完毕后,哈尔滨道外老城区将何去何从?

[日期:2014-03-05] 来源:  作者: [字体: ]

——作为哈尔滨中兴战略的重要项目中华巴洛克二期项目,日前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和气势,将原本已经与哈尔滨主要城市功能区发展不相协调的道外老城区席卷在一片瓦砾尘灰间。腾迁之初,我就来过这里,当时的心情远没有今天复杂。当时对于道外的明天,对于中华巴洛克一系建筑的未来,我持比较乐观的态度。但当我今天再一次走过已经不见喧嚣的街道,看到的是难以用笔墨形容的伤感,还有部分居民对建筑充满怨念的不舍和留恋。心中不免对道外的未来,打上了问号。

    作为“街区建筑史”这样不受传统史学关注的边缘史学研究客体,建筑周边“历史人”对老建筑的描述,既包括对建筑历史的追溯,也包括对建筑成因、内部构造、历史物件流向的整理,是最珍贵的素材,也是将历史传统与现代文明实现历史传承的中间纽带。正因为基于以上考虑无论是青岛劈柴院还是上海石库门,或是北京的老胡同、四合院,在对其进行原真性复原的时候,都非常注意对历史记忆的搜集和衔接,并将其出版成书,作为“媒体炒作素材”,为历史建筑展现历史文化意义,发挥商业价值吸引人气,获得社会关注,打通了“人气炒作路径”“宣传路径”。

    作为文化创意产业的重要关注领域,不论是江苏镇江,还是四川三星堆文化创意园,都将恢复历史建筑的使用功能作为打造“核心文化资源”的重要步骤。上述口述史料的拼接回应的只是“历史内该安置什么物件“如何使用”的表象问题。建筑空间如何规划、如何布置最重要的要素就是“内部填充物的选择的搭配”。

    对于道外为何衰落,道外老建筑何以沦落为城市外来“蚁族”的暂居地,我已经写过不少文章,过几天还将从产权视角,城市规划角度重新论述,在此不做赘述。总之,道外的老建筑不可能像欧洲古堡一样历经千年,而被人悉心保持着原有的格局,也不像福建土楼一样作为累世民居,得以成为宗祠文化的传统象征,在历史演进中获得至高无上的文化意义。道外的建筑历经了多次人为的产权置换,历史物件被大量流失。由于没有人能说清楚来由,由于没有历史记忆得以支撑,这些老物件被以很低廉的价格在不入流的市面低贱流通。这也是规模如此巨大的哈药古玩城为什么不能成为拉动文物交易,不能作为核心文化企业,拉动道外经济的重要原因。

    前几天,我看到了哈尔滨文管站的工作人员在新晚报登文搜集老物件,又听闻最近在腾迁过程中,老建筑的门窗、家具被“有心人”据为己有,也是在上周看了哈尔滨电视台拍摄的《留声人衣军》,在第一时间听该片编导补充了拍摄始末,从一个断面了解哈尔滨历史文物的堪忧现状,也听到了“哈尔滨之所以有这样的搜藏者,有这样的老物件,是因为哈尔滨文化在这里”这样颇值得玩味的妙语。

    对这些形象的集中出现,不同的视角可以有不同的解读,但从我的视角看,我觉得无论是对历史记忆的拼接,对口述史料的搜集,还是对老物件的抢救性搜集,都很尴尬的显示了一个现实——那就是在等待腾迁的漫长时间段,我们的政府部门对历史文物的搜集以及历史记忆的拼接上,存在着职能缺位。

    从政府缺位的实际说来,我有了更深的一层思考——现在文化创意产业的概念已经上升为国家政策,其他具体政策也在陆续出台中,其中对文化创业园的界定,文化创意产业专项基金的使用规定甚详。在这个背景下,不知我们的政府决策部门,能否与时俱进,积极上靠国家政策,争取专项资金,延伸老道外的融资链条,为道外打造将历史资源聚合与经济利益提升牢牢捆绑的良性发展模式。

                                         2010.05.转自豆瓣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zy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0)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