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年动态 综合新闻 专家顾问 艺术长廊 咨询服务 教育培训 投资理财 科学易经 军事频道 社会人文
夕阳往事 禁烟节酒 健康养生 知青今昔 户外运动 法律维权 国学纵横 漫话五教 音烧天地 收藏置物 历史钩沉
背景:
阅读新闻

媒体曝归真堂只是小角色 背后藏“熊胆”大佬

[日期:2012-02-27] 来源:  作者: [字体: ]


制图 邬思蓓

■归真堂只是小角色,甚至还排不进凯宝药业的五大供应商■“黑熊保卫战”须借鉴藏羚羊:需求市场萎缩才能恢复生态

晚报记者 劳佳迪 报道

针对“活熊取胆”的道德指责,令归真堂的IPO计划深陷中途折戟的危机。可就在激荡在资本市场的 “动物保卫战”呼声高涨时,一些已经上市的“涉熊”企业也被掀开旧账。

记者注意到,与供应商归真堂相比,2009年搭上创业板快车的上海凯宝药业则称得上是熊胆粉的采购大户,按照公司的预计,其今年对熊胆粉的需求量超过18吨。为了满足需求,凯宝曾全资拥有的四川基地还自行养殖过黑熊93头,年生产熊胆汁约2000千克。此外,“涉熊”产业链上,云南白药、吉林敖东旗下公司等也都位列其中。

熊胆粉的供应商已被绑上道德“耻辱柱”,那么下游采购商是否能从公众非议中幸免?想一想曾濒临灭绝的藏羚羊便不难获得答案:直到西方沙图什披肩的需求市场彻底萎缩,藏羚羊种群生态才得以快速修复。

■起底凯宝药业

一年“吃掉”18吨熊胆粉

记者翻阅上海凯宝当年的招股说明书看到,占公司营业收入97%以上的痰热清注射液的主要原料就是熊胆粉。按照公司的说法: “熊胆粉构成痰热清注射液生产成本的绝大部分,是关键原材料”。据悉,2009年1—6月,熊胆粉提取物的成本占痰热清产品成本的比例达44.19%。

据了解,在痰热清注射液的原料中,熊胆粉是起到抗炎、镇静、解热和抗血栓等作用,成功闯关后,公司IPO所募资金的用途就是扩张产能。

招股说明书表明: “公司募集资金投资项目 ‘现代化中药等医药产品建设项目’将痰热清注射液年产能由1610万支扩张到4500万支。上述项目投产后, 2012年公司对熊胆粉的年需求量将增加到18.14吨。”

而据群益证券2011年底发布的研究报告,我国目前的野生和家养熊分别有1万多头,每年熊胆粉总产能为30吨—35吨。另有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大型养殖场一般取胆汁熊的数量已经占其种群数量的70%左右。如此推测,年需求量超过18吨的上海凯宝应该就是国内最大的熊胆粉需求商。

公司IPO时也对自己的龙头地位不乏溢美之词: “作为熊胆粉市场的主要采购商,公司具备较强的议价能力。”仅2008年,上海凯宝就采购熊胆粉8692千克,熊胆汁更达到36000千克。 2010年熊胆粉的数字刷新为 10463千克,2011年突破13389千克。

“自产”胆汁一度达2吨

耐人寻味的是,上海凯宝自己也承认熊胆粉为 “濒危药材”。对于2009年国家药监局明确将熊胆列入重要生产限用范围、严控濒危药材新药注册,以及大量消耗熊胆粉的痰热清注射液不能入选 《基本药物目录》等事实,公司招股说明书上毫不避讳。当时,公司最关心的问题是:怎么将蠢蠢欲动的采购成本压下来?据悉,从2006年至2009年6月,熊胆粉市场价格持续上涨,公司采购均价从2675元/千克上涨至3174元/千克。

记者了解到,扩大 “自养熊”规模曾是凯宝的对策,但很快便嗅出市场的道德 “风向”而中途转舵。就在上市后一年,公司曾计划投资1.5亿元投建养熊场,却因遭抗议不了了之。 2011年初,公司果断抛掉每年为它提供近2吨熊胆汁的四川养殖基地的全部股份,一心一意专注药品生产,似乎要和人工饲养黑熊取胆之举撇得干干净净。

但如果没有这些需求 “大腕”托底,上游企业又哪来动力不断扩张产能?除了自欺欺人的心理安慰,放弃养殖基地并不能带来真正价值。有数据统计,目前国内以熊胆粉入药的传统中成药有11个剂型、 123个品种,需使用熊胆粉的企业约有183家,需求增速达到30%。

■供应大户曝光

究竟是谁每年提供大量熊胆粉

上海凯宝卖掉自己的养殖场,究竟是谁每年在为它提供大量的熊胆粉?记者查看招股说明书发现,在这家需求大户的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上,找不到归真堂。

有统计显示, 2009年按照熊胆粉系列产品市场终端售价计算,归真堂熊胆粉的市场份额为24.5%,排在首位,而为上海凯宝提供原料的黑龙江省黑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四川省绿野生物制药有限公司、延边白头山制药有限公司等企业紧随其后。如果单从产量上看,归真堂并非国内老大。

延边白头山:年供3吨

记者从凯宝与延边白头山制药有限公司签订的一份 《熊胆粉购销合同》看到,依据该合同的约定,凯宝药业在2007年熊胆粉使用量为2吨, 2008年熊胆粉使用量为2吨,2009年熊胆粉使用量为3吨。凯宝药业应按此使用数量向白头山制药全额购进熊胆粉,熊胆粉的结算单价 (含税价)则为3500元/千克。

依照公开资料,延边白头山制药公司是隶属于中国白头山实业有限公司。后者目前拥有两个熊场,养殖数接近2000头。但值得一提的是,白头山制药这家远在延吉偏远小城的公司曾被媒体曝出过养殖“猫腻”。这份报道援引亚洲动物基金会的调查称,白头山制药除公开的黑熊养殖场外,还有一个产量超标的秘密养殖场,这才是熊胆粉的最大提供者。

在这个秘密厂内,黑熊养殖规模在600—700头之间,仍以传统方式“高效率”抽胆,长期被囚禁的黑熊也比合规养殖更容易患上疾病,导致熊胆粉的源头污染。事实上,据官方渠道信息显示,延边食品药品监管局还曾查处这家公司生产 “熊胆保肝冲剂”假药。而公司在以各种借口拒缴120万元罚款之后,最终是被法院强制执行。

绿野生物制药:年产4吨

上海凯宝的另一大原料供应商是四川省绿野生物制药有限公司都江堰分公司。记者从两家公司2008年6月签订的 《熊胆粉购销合同书》上看到,依据该合同的约定,凯宝药业自2008年7月起至2009年6月向四川省绿野生物制药有限公司都江堰分公司采购熊胆粉7000千克,熊胆粉的结算价格 (含税价)达到了3700元/千克。

据悉,绿野生物制药公司始建于1987年,其前身为阿坝州医药药材总公司药用动物养殖场与四川省八一熊场 (神农珍稀药用动物研究所)两家熊胆粉生产企业,药品生产基地占地面积152亩,建筑面积2万余平方米。

根据公开信息,该基地年产熊胆粉高达4.2吨,约占全国熊胆粉年产量的1/3。 “之所以从终端销售价格计算排在归真堂后面,是因为更多的熊胆粉供应给了中药原料药,而不是直接制成熊胆粉终端产品。”业内人士解释道。

黑宝药业:秘筹上市

记者还从黑龙江省黑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于2009年1月与上海凯宝签订的一份 《熊胆粉购销合同》上看到,依据该合同的约定,股份公司在2009年1月至12月向黑龙江省黑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采购熊胆粉3000千克,熊胆粉的结算价格 (含税价)同样为3700元/千克。

尽管黑宝药业并非凯宝最大原料供应商,但其实却是不折不扣的产量大亨。资料显示,从1983年至今,黑宝药业熊场面积已达50万平方米,饲养棕熊、黑熊2000余头,每年还能繁育300余头小熊,是世界最大的熊科动物饲养、繁育、科研、观展基地。

目前黑宝药业在全国大中城市建起21个销售分公司,营销网络覆盖14个省及直辖市,经销黑宝牌熊胆粉、熊胆茵陈口服液、熊胆黄芩滴眼液、熊胆痔灵膏、熊胆胶囊、熊胆救心丹等7个国药准字号药品,还有熊胆酒、熊油等产品。 2010年,其熊胆粉年产量为3.5吨。

与延边白头山制药相似的是,黑宝药业也有过 “劣迹”,曾涉嫌广告违法。 2011年11月,福建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将违法违规发布情节严重的药品广告予以曝光,黑宝熊胆救心丹就位列其中。

记者从业内了解到,黑宝药业多次增资扩股,并引进哈尔滨工大集团风险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等几家新的战略投资者,正有意筹备上市。

(责任编辑:于汐雯)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zy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0)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