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年动态 综合新闻 专家顾问 艺术长廊 咨询服务 教育培训 投资理财 科学易经 军事频道 社会人文
夕阳往事 禁烟节酒 健康养生 知青今昔 户外运动 法律维权 国学纵横 漫话五教 音烧天地 收藏置物 历史钩沉
背景:
阅读新闻

企业高工退休金过低,是典型的分配不公

[日期:2010-11-21] 来源:  作者: [字体: ]
企业高工退休金过低,是典型的分配不公

最近,国家决定2010年再次提高企业退休职工基本养老金,并申明己连续提高五年。无疑,这是件安民之举,是件好事。可是企业退休高级科技人员为何高兴不起来?连续5年报导提高企业退休金,为何企业退休高级工程师与国家机关事业高级工程师退休金差距不是缩小,而是越来越悬殊?
我国人均经济收入排名并非全球前列,大约在全球排100,但收入差距排名全球第一,奢侈品排名全球第一,公费吃喝排全球第一,公费出国游排全球第一,企业退休高级科技人员收入过低,也排名全球第一。
笔者调查了4位于四、五十年前大学毕业的企业高工退休金,以此为实例,可以真实说明某些部门执行政策的错误,造成了这一起分配不公。
4位老高工,都是上世纪60年代初从国内知名高等院校毕业,有的大学五年制,有的六年制。例1:谢高工是清华大学毕业,参加过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爆炸试验,在大西北恶劣环境中工作多年,10年前由某国企退休,今年71岁,高级工程师,在职时为国企6级(相当于行政14级),应该说很高,但企业科技干部退休金不按工资级别比例计算,实行基本养老金,现在月收入为1730元。例2:杨高工毕业于某知名大学石油炼制专业,分配到大庆油田工作。为了祖国多出油、多出气,先后南征北战大庆、四川、江汉、吉林、华北等五大油田,常年住帐蓬和地窖,吃窝窝头和玉米茬子。在职时发表过10多篇论文,国企5级,10年前退休,今年基本养老金增至1500元。例3:盖高工毕业于某知名大学建筑系,毕业时写血书要求到大西北,分配221厂搞建设,这是众所周知的第一颗原子弹制造厂,长期住帐蓬,吃玉米和青稞,半年能洗一次澡,常年生活在沙尘风暴天气里,有一次遇到特大沙尘暴,整个天空漆黑一片,行进中的汽车和火车全停下,4个小时过后天空渐亮,但车内30多个科技人员,人人都是满脸黑灰,谁也认不出,只能听声音辨认。该同志在职时主持完成过20多项大工程,发表过10多篇论文,对黄土和冻土地基设计与施工研究有一定贡献,在职时国企4级,今年72岁,11年前企业退休,教授级高工,基本养老金1600元。
上述3位高工,均生活在省会城市或直辖市,据说地县级城市退休高工退休金更低,大约为1000元左右,年收入均低于全国职工平均水平。
有意思的事是例4:李高工当年也分配到221厂,李到现场看出工作环境太苦、太脏,自带档案到云南托关系进入政府机关工作。请大家记住,50年前没有听说过机关事业和企业有什么不同,没有听说过“公务员”和“企业科技干部”称谓,那个年代统称“国家干部”, 这是历史事实。去年老同学聚会,得知李到云南某行政部门搞基建,高级工程师,公务员编制,四季如春,工作环境一流,退休金5400元,是其他同班同学的3倍多,大家都赞扬李高工真有眼力。
据说,有些机关公务员编制的科技人员,退休时提个一官半职,或高工退休时会上浮一级,退休金达到6000--8000元,还能享受房补、公积金,甚至还有交通月补贴1000--3000元。相反,企业退休高工那能享受到这些福利待遇?
现在,让我们看看其些强势阶层为维护自身利益,是如何对收入分配和福利待遇,表现突兀而冷酷的不公。15年前开始制订养老制度改革,这时才出现“公务员”和“企业人员” 说法。上述4位高工均在新养老政策出台后退休,由于制订政策大权握在某些公务员手里,他们没有经大量调查论证,不看社会发展历史造成的事实,不看对国家的业绩贡献,也不顾社会上普遍反映,甚至未经过人大代表和政协代表讨论,一味从维护自身利益出发,违背国务院国发(1983)141号文件关于界定“国企高工为国家科技干部”的规定,大笔砍掉企业高级科干部退休待遇。他们对机关事业单位工作的高级科技干部,按工资级别比例计算发放退休金,而在企业单位高级科技干部,一律取消级别,只发微薄的基本养老金。由此,造成国企高工退休金只有行政机关同学历、同级别、同工令、同职称干部的1/3—1/5,如此悬殊,实在太不公平。
政策的制订和执行方面的偏差,造成了贡献大的退休金很少,贡献小的拿退休金最多。笔者与几位设计大师聊天,得知建筑设计行业,在欧美各国一直收入颇丰。我国建设部随着改革开放放进程,及时配合制订了合理设计收费标准,收费上限有规定,同时规定重大工程项目的可研、建设、设计、监理和施工等每个环节,必须分别由不同单位实施,相互制约,监督,不准许由同一单位全过程实施。同时规定,设计必须以“单位”从业,并由专门机关对单位进行严格资格评定、认证,年年考核,不准以“个人”名义从事设计。建设部这些政策、标准、规定、制度,及时地规范了建筑设计行业,限制设计行业的收入与暴富,可以说建设部这方面立了大功。假定那时建设部不闻不管,改革开放中放任建筑设计行业向欧美国家收费看齐,美其名曰“国际接轨” ,进而发展到一个大工程项目由设计大师承包与统领,从可研、设计、监理、施工等全过程均由大师全权负责。任意发展下去,可以肯定说建筑设计行业,早已人人暴富,不只是设计大师成为亿万富翁,高级职称者人人成为千万富翁,年青设计人员也都成为百万富人。
再回头看看目前文化娱乐界不早己是放任暴富吗?所有影片全由导演和制片人统领与承包,导演和制片人每部剧本不赚上千万元才不会去拍,演员也赚个盆满锅满,亿万富翁、富婆比比皆是,年青人现在打破头往文体娱乐圈里钻,甚至有些人念完小学就不再上学,专门学唱歌、跳舞、打球、跳高。假定文体部门也能像建设部那样制订出许多章法、收费标准,也搞资格认证,规定必须以单位从业为准,不准许以个人为名从业,不仅可以限制垄断行业个人暴富,还会避免出现什么假唱、假演、假球、假哨、赌球等现象。相反,文化体育界并未考虑我国国情,放任自由搞所谓“国际接轨”,现在那个名导不是亿万富翁?许多明星早已是亿万富姐,国家花巨资培养的某蓝球名将,个人年收入3.6亿元,月收入3000万元,日进账100万元;国家花巨资培养的某短跑名将,个人年收入1.3亿元,月收1000多万元,日进账35万元。有个女孩仅凭一支歌,唱红大江南北,三年进账5000万元。不少房地产商趸地,抄卖一块地皮获得暴利上亿元。这类暴富合理吗?我们暂且不讨论。
他们一夜暴富,只要是来路正当,我们也说不出什么。但是,国家权势阶层应该考虑我们自已国情,中国人均收入仍居于世界第100,应该设置条件,允许少数人先富,要严厉制约不合理的暴富。文体明星收入己是知名科学家的近万倍,不能不让人深思,到底什么人才是对国家科技发展的贡献?什么人才是对国家建设的贡献?国家科学家、专家、科技工作者和劳模,不能在收入方面与娱乐界悬殊过大。娱乐界暴富背后必然隐藏着许多辛酸事,一个名人说得好:”有一个人暴富,必然会产生500个穷人”。
如果将这些文体娱乐界年青富豪同那些参与第一颗原子弹研制者、施工建设者、石油大会战以及各条战线上的高科技精英相比,那些战斗在创造国家财富生产第一线、科技笫一线、创新第一线上40多年的高科技干部,他们才是超级战士。几十年来,他们长期被诬“臭老九”受歧视,曾有过15年不提薪,过着贫苦生活,这些老专家都在国企担总工程师、总设计师、总指挥,夜以继日地埋头战斗在科技生产笫一线,没有他们的艰苦努力,就没有今天的科技和建设成就。如今这些老专家年逾古稀,在收入分配时只能月领一千多元最低养老金,这是当前最典型的收入分配不公。
撇开对国家创造财富的功劳与对科技发展的贡献等暂不说,我们可以要求这些老专家忘记这一切,无怨无悔。但国家权势阶层是否负有责任全面考虑一下,财富分配公平程度为何扭曲到如此严重和冷酷?依据现行企业状况在10多前制订的新养老政策,不应该套用到四、五十年前历史造成的“企业高职称科技干部”头上。我们欢迎现行企业退休制度,但历史遗留问题,应该按历史眼光如实地解决。
世界经济学鼻祖亚当、斯密在《国富论》里说:“就国家来说,以公平为起点创造财富,以公平为终点分配财富,这是一个国家的责任”。 改革开放30年,中国经济收入增加数十倍,国力大增,世界地位大大提高。国家是富了,可称得”富国” 。建议国家权势阶层应注重公平、合理、完善社会保障,进一步评价创造财富过程中的历史人物,进一步扭转财富分配过程中某些利益链制订的不合理政策,进一步把分配收入政策制订的合情合理,全力保证做好下一轮“收入分配不公”的大改革。         
目前,国企退休高工的退休金与机事业单位的同工龄、同学历、同级别、同职称的退休同类人员退休金相差3--5倍,社会呼声很大,国家应大幅上调国企退休高工的退休金,保障全国67万国企退休高工的基本生活权益。
如何解决这批国企退休高工的退休待遇问题?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原财政部部长现国家社保基金理事长项怀城最近两年多次提出:“国有资产数万亿元就是这些退休老人亲手创造的,过去国家对他们实行高积累、低工资。现在他们老了,国家实行新养老制度,这些老人的社保个人账户实际上是空账户,这是国家对退休老人的社保隐性负债,应从国有资产中切出一块,填补国企退休人员社保个人账户的空缺”。国家国资委主任李荣融也说:“应从国有资产中切出一块” 。原国家社会保障部部长田成平和副部长刘永富在2007年月13和18日在接见中外记者招待会上说:“我们在执行劳办发(1993)78号文件时,没有将企业中那些建国创业的一些老科技人员区分开来,。。。。。这是我们工作中的一大失误。”他们二位表示说:‘用一年时间将这部分老同志的养老金水平达到当地机关事业单位同类人员的平均标准“,这就是说国家人社部已发现对国企高工的退休待遇不公问题,也承认这是执行政策的大失误,也表示将用一年时间给以纠正。但是过去快3年,仍未纠正。国务院副总理张德江2009年12月在全国社保会上讲到:“国家对国企老职工的社保历史欠账,应作为重大历史遗留问题列入规划,绝筹安排,使国企职工的基本权益白日国家政治声誉的重大问题,及时得到园满解决。”
我们建议全国政协、人大在两会期间,应将国企退休高工退休金过低问题,列为专门议题讨论,并建议国务院召集国家人社部、国资委、财政部、发改委和各省市负责人开会研究,出台一份大幅上涨国企退休高科技专家退休金待遇的文件,真正体现国企退休高工与机关事业同类人员的退休待遇差距得到缩小。
(盖映屏)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zy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0)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