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老年动态 综合新闻 专家顾问 艺术长廊 咨询服务 教育培训 投资理财 科学易经 军事频道 社会人文
夕阳往事 禁烟节酒 健康养生 知青今昔 户外运动 法律维权 国学纵横 漫话五教 音烧天地 收藏置物 历史钩沉
背景:
阅读新闻

退休高工之家

[日期:2010-11-21] 来源:  作者: [字体: ]
新“家”主页 各地维权动态 高工风采 高工晚年的悲惨生活 60留言 49留言

★ 我们的目的一定要达到,我们的目的一定能够达到! ★
          ——代新年祝词
       全国企业退休高级专家群体 2010年元旦

  虎年元始,全国企业退休高级专家群体向历年来所有帮助和支持我们维权诉求的社会各界人士和朋友们、同志们表示衷心感谢!向全国企业退休5000万职工、50万高级专家拜年,恭祝大家: 虎年生虎气,心想维权成!2009年是我们维权艰难征途上不平凡的一年,无论参与维权的人数之多、进行维权的力度之大、在社会上的影响之广,都是我们维权16年来最为辉煌的一年!……(阅读全文

       

  专版  

        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领导的诉求信
尊敬的中共中央和国务院领导:
  我们是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由大专院校毕业,服从国家分配或调动到国营企业工作,并获得高级职称的高级专家。
  一、我们本是“国发 [1983] 141号”文件(附件一)认定为国家高级专家的科技干部。后来原国家劳动部办公厅于1993年7月5日下发 “劳办发〈1993〉78号”文件(附件二)转发深圳市“关于企业取消干部、工人身份界限,实行全员劳动合同制”的做法,向全国推广,供各地区参考。而实际上对这一所谓的文件根本就不是参考,是在强制执行。我们高级专家的科技干部身份立即被非法取消。这个以部办公厅“供参考”的下级文件,否定上级国务院文件认定的企业高级专家的干部身份,是违反了“下级服从上级”的组织原则,非常错误,实属荒唐。如此,使我们企业退休高级专家蒙冤了十几年。党中央和国务院理应纠错,尽快恢复企业退休高级专家的科技干部身份!
  二、计划经济时期,企业高级专家与机关同类高级专家都属于国家干部编制,人事关系历来属组织、人事部门主管,执行统一的工资标准和福利待遇。即使在国有企业改制后,已退休的企业高级专家仍然属组织、人事部门主管,有国有企业改制后出台的“沪劳保养发 [2006] 44号”文件(附件三)为证。上海这一文件是由四个部门联合发布的,文件规定:企业退休的高级工程师、高级经济师、高级统计师、高级会计师由上海市人事局主管;企业退休的高级政工师由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主管;工人身份的退休高级技师才由上海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主管。
  科技干部本来属于原国家科委主管,1988年5月划转原国家人事部主管,有“人字 [1988] 43号”文件(附件四)为证;还有“人退发[1990] 5号《人事部关于高级专家退(离)休有关问题的通知》 ”(附件五),也充分证明已退休企业高级专家仍属于原国家人事部主管。
  三、企业退休高级专家是对共和国国民经济恢复、工业和国防军工现代化建设、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家财政积累做出了巨大贡献的有功之臣。改革开放后,我们仍是企业中承前启后的科技中坚力量。过去几十年我们以低工资、高积累所创造的物质财富都已上交给国家。国家实行‘退休双轨制’,使机关事业同类退休干部的退休待遇比我们多三至五倍。这是国家严重的分配不公,使我们贫穷困苦十几年了。
  四、近年来,经多方呼吁,国家有关部门出台了“连调”、“倾斜”的政策,因为没有具体的统一的标准,所以造成各地“倾斜”不一,一般倾斜40~60元。几年的“连调”、“倾斜”,目前企业退休高工少的每月近千元、仅千元,多数每月只有一千几百元,而机关同类退休干部的退休金加补贴连年大幅上调,已达到每月5000元左右,高的甚至达到每月7000~8000元。我们现在的养老金只有机关同类退休干部(如同班同学、同级别、同职称)退休金的1/5至1/3,有的至今没有医保,住房补贴、医保、死后的抚恤金等待遇之悬殊就更惊人了!因此,近年来分配不公的差距不是在缩小,而是越来越大了。我们要求的不是什么“倾斜”,而是要从根本上纠正错误——立即恢复我们历史上一直有的国家高级专家身份,将企业退休的高级专家划归各级老干部局管理,与机关同级退休人员享受同等待遇!
  五、企业退休高级专家大多数是年逾古稀的风烛残年的老人,人生时日不多,长时间的经济贫困,在精神上受的压抑,人格尊严受到歧视,身心受到的创伤是何等痛苦!不少专家同仁因贫病交加已含冤离开人世,党和国家领导如果继续如此让我们在贫困和苦难中渡完人生,那将天理难容。
  六、我们认为:有错必纠,是党的优良传统,应该恢复我们高级专家的科技干部身份,彻底解决我们应有的退休金等各种待遇问题。国家理应出台全国统一的高级专家的科技干部退休待遇标准,不能也不应该由国家严重分配不公造成的这一全国性的突出问题推给各省自行处理,必须由中央财政拨专款予以统一解决。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我们恳切请求、迫切盼望:在2009年10月1日之前,党和国家领导给予我们彻底解决多年一直诉求的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切身利益问题,能让我们有一个愉快的心情,欢庆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的伟大光辉节日!
  此致
敬礼!
           全国企业退休高级专家(签名人数附后)
             2009年5月30日

  附件:
一、“国发 [1983] 141号”文件(复印件)一份;
二、“劳办发〈1993〉78号”文件(复印件)一份;
三、沪劳保养发 [2006] 44号”文件(复印件)一份;
四、“人字 [1988] 43号”文件(复印件)一份;
五、“人退发[1990] 5号”文件(复印件)一份。  

最近的全国企业退休高级专家签名人数见下页 

企业退休的高级专家自愿签名者请到留言栏签上真实姓名、职称、退休单位、联系电话。也可将签名名单发到江雪的电子邮箱:fuxiangguang@gmail.com

关于请求“人社部”履行法定主管职责的申请报(修改稿)


 

 ★来自全国各省市的调查报告和媒体的评论★
请关注企业退休职工的晚年生活
郑州市部分国企退休高工待遇堪忧
谁说我们没交养老保险
★请到人民网、新华网、央视网去★

人民网:有话网上说——对领导同志说

人民网强国论坛:加新帖
新华网:总理,请听我说…
央视复兴论坛:我有问题问总理
《发展和改革蓝皮书》养老金部分
★文章转载
西安晚报养老制度“双轨制”亟待改革

为退休金公平,争取社会真正和谐

南方周末:养老保险何时告别“一国两制?

归还国家对老职工的社会保障欠账

政策能否有公平的底线?――现行企业养老体制探究

中国“退休金双轨制”人为拉大收入差距
退休金双轨制应逐步改为单轨制-凤凰资讯 退休金差距背后的公平性追问-凤凰资讯

现行企业养老体制探究

机关退休待遇高企业2倍

机关事业与企业退休待遇两重天

哈尔滨市企业高工与机关事业同类人员退休待遇差距表

黑龙江省省直在哈事业单位离退休人员离退休补贴标准表

 
 

     企业退休高级老专家悲惨的晚年生活
  
根据国发【1983】141号和国发【1986】26号文件规定,高级工程师为高级专家,哈尔滨市退休老专家过去听党的话无条件服从分配到企业,付出了毕生精力和心血,为国家建设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但这些老专家退休多年,到目前为止,他们的月人均养老金只有1120元。这些人都是年逾古稀,七老八十,有的已近90高龄了。这些退休金顾了吃饭就没有看病的钱了,他们的晚年生活过得很悲惨。80多岁的人有的光吃药就要每天20元左右,还要另付煎药费。黑龙江是高寒地区,每年有六个月的取暖期,每平米40.35元的取暖费有的不能报销,全自费,每月要300元左右,生活费每月350~400元左右,吃药,包烧费,光这三项就是1250元,远远大于1120元了,还有水,电,煤气,卫生费,房屋管理费等等,靠着这点养老金能对付得过来吗?他们为了生存,有的买处理的菜,检废弃的菜帮子度日子,有病也不敢看,硬挺着。高级专家过着如此悲惨的晚年生活,这是中国待色的社会主义吗?
如高级工程师谢正光,2002年去世时每月的养老金只有485元,他是在贫病交加的情况下去世的(新华社驻黑龙江省记者站记者梁雪梅就采访过他);又如高工赵梦非1948年四川大学研究生毕业,养老金1400多元,80多岁的人有重病在身在家硬挺着,他的子女跪在地上求他去医院,可是他因看不起病而拒绝子女的肯求;1953年清华毕业的企退高工周克勋患有尿毒症,儿子下岗,根本就没钱治病。如此的事例太多了,无不让稍有同情心和正义感的人为之动容。
以上仅为原国企退休高工悲惨生活的一小部分,翻开世界近代史,世界上不论哪个国家,由哪个政党当权,都给企业退休高级知识份子很高待遇的。像我国这样让企业退休高工只享受机关同等资历知识份子三到五分之一待遇的国家真是绝无仅有的。 企业退休老高工们是新中国的第一代科技支柱,他们过去是国家的栋梁,长期来为国家建设立下汗马功劳,他们当年长期拿低工资,为国有资产的存量和积累做出过巨大的贡献。党和国家不应该如此对待他们
哈尔滨企退高级专家

            2009年5月29日                    

     企业退休高级专家万人诉求书

尊敬的胡总书记:
尊敬的吴委员长:
尊敬的温总理:
尊敬的贾主席:
  我们曾于今年5月30日给四位领导寄去诉求信,收到了吗?伟大的祖国即将迎来建国60周年大庆,在这举国欢庆的大好日子来临前夕,我们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再次给四位领导写信。我们这封有一万多名企业退休高级专家签名的信,代表了全国各地数十万企业退休高级专家的心声和数以万计的已抱着遗憾离开人世的企业退休高级专家的遗愿。
  我们和四位领导大体上同属一个年代,现多数已年逾七旬。我们从高校毕业,然后服从国家分配,一直在企业或先在机关事业单位工作,获得高级职称,最后从企业退休。我们如何长年累月地为国家的繁荣富强做出过贡献,四位领导定能从亲身经历中体会和理解。
  但是,我们退休后却受到了极不公平的待遇,养老金只有机关退休的同类人员的1/3至1/5,大多数人月养老金一千多元,少的不足千元,还远不及机关退休的清洁工,医疗保险等福利待遇与机关相比更有天壤之别。企业退休高级专家已沦为弱势群体,我们缺乏尊严且在贫病交加的状况下生活着,越是基层境况越差!与我们获得的高级职称极不相配,与我们毕生对祖国的贡献极不相称,与党和国家的“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知识分子政策、“科技兴国”的国策和按劳分配的原则以及国发[1983]141号文件的精神极不相符。虽经过几年的“连调”和“倾斜”,但情况并未改观,与机关的实际差距反而越来越大。我们十多年来不断诉求,社会各方也大力呼吁,但至今未能根本解决问题,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只好再次向四位领导提出如下诉求:
  1、责成相关部门立刻向中央领导和全国人民如实汇报全国各地企业退休高级专家退休待遇低下的真实情况,不要再瞒上欺下。追查这一极不合理现象为何长期存在、为何日见严重且久拖不决的根本原因,并坚决进行纠正。
  2、强烈要求执行国发[1983]141号文件,按文件兑现“高级专家离休退休的待遇,按国家统一的规定办理”,让企业退休高级专家和机关同类人员享有同等退休待遇。并合理补偿历年来的经済损失。
  3、为保障我们今后的合法权益,请中央同意把我们划归各级老干部局管理。
  4、我们几十年来艰苦奋斗,为国民经济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过去国家实行“低工资,高积累” 的政策,我们所创造的财富,包括晩年应得的足够的养老金都上交给了国家。随着改革开放国家财力大増,现已有充足的财力落实企业退休高级专家的公平退休政策。为确保政策的执行,避免在地方基层落实政策时节外生枝,落实政策的资金请由国家财政统一拨款。
  5、我们年老体弱贫病交加,来日无多。长期的经济损失和精神创伤,对我们过分苛刻的医保现状正在加速我们的自然消亡。如果继续推行如此极其不公的退休政策,通过自然消亡来了结问题,于情于理于法都将是说不过去的。恳请四位领导在百忙之中,略分精力,明确指令并督促相关部门尽快妥善地彻底地解决问题。让我们在人生的最后岁月里看得到迟来的公道,享受到我们毕生与全国人民共同奋斗所创造出来的社会成果,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阳光。
  此致
敬礼!
          全国27地区11010名企业退休高级专家
                2009年8月22日
       分地区列出签名人数如下(至8月22日)

黑龙江地区1653人 上海地区52人 江苏地区819人 广东地区237人
内蒙古地区136人 贵州地区37人 山西地区633人 天津地区59人
辽宁地区1678人 江西地区88人 陕西地区388人 广西地区155人
湖南地区1702人 吉林地区63人 山东地区292人 安徽地区975人
河南地区285人 甘肃地区87人 福建地区112人 四川地区35人
浙江地区605人 青海地区5人 重庆地区15人 海南地区102人
河北地区211人 云南地区145人 湖北地区441人  

(查阅具体签名和联系人,请点击《退休高工之家》网首页《致中共中央和国务院领导的诉求信》中各地区人数处)

〓〓〓〓〓〓〓〓〓〓〓〓〓〓〓〓〓〓〓〓

   ★国家应回应“养老金不公”的质疑★

           2009年12月10日 08:00长江日报
              周明华(成都 媒体人)
  终于有人大代表将国家职工退休金巨幅落差的问题量化到数字层面了。12月9日《南方都市报》报道,在8日广州市发改委座谈会上,广州市人大代表黄浩玲突然“发炮”道:“报告里说提高了近60万企退人员的养老保险标准;我提点意见,现在处级公务员退休金能拿到7000-8000元/月,同是处级,企业的经理们每月自缴纳养老金1000多元,但退休时封顶也就是1700元/月。我对此想不通。”
  不用说,这一铿锵之声弥足珍贵,也值得我们记住。据说黄浩玲“发炮”现场,有社保局的代表解释“是整个国家的政策问题”,意思是广州爱莫能助。黄浩玲当即回应:“国家政策也要改。可由市里收集意见上报省,省里上报国务院解决问题。”末了,黄浩玲再次重申公务员是纳税人养的观点,现场大多是公务员,现场气氛有些尴尬。
  气氛尴不尴尬我不关心,倒是我甚感纳闷:我们社会缘何缺失一股国家意识的推动力,尽快改变上世纪90年代初实行并延续至今的“退休职工双轨制”。一份权威资料显示,从2000年到2005年间,机关退休金年均增长13.07%,同期企退职工的收入年均增长仅6.92%。
  近几年企退职工的退休金也在不断地被“托底”,但每一次给人的感觉,似乎都是宣传阵势“老大老大的”,实际“托底”步幅“老小老小的”。而公务员退休金不仅因起点高,明显多出企退人员一大截,而且年年仍搭穷人的便车,继续闷声涨薪。
  恕我直言,当前恶补养老金制度公平课已经是迫在眉睫。之所以近年来公务员的“高”未见削下,“低”也总是托不起来,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制定政策的人本身就是吃财政饭的,他们当然巴望自己到了手倚拐杖的年龄时,能有一份远超别人的丰厚退休金。拥有这一优越地位的身份快感,其实是人之本性,本无可厚非。但作为相关国策的制定机构,断不能对此继续推太极,不能继续漠视这种“不公因子”寄居于我们社会的肌体中。


     

★查看留言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企退高级专家问责胡晓义副部长的十大要求
①强烈要求中央问责说假话愚弄百姓的胡晓义,以平民愤!
②养老金不及机关勤杂工一半,企退老专家要公平
③强烈要求恢复企退高级专家国家科技干部待遇!
④诉求十年未果!全国七旬企退高级专家忍无可忍!
⑤企业大张旗鼓地“微调”,机关不声不响地“大调”,差距越调越大!
⑥强烈要求抓紧改革不合理不公平的养老金制度!
⑦企退高级专家对国家的历史性贡献不容抹杀!
⑧改革发展成果要和财富创造者共享!社会要正义、企退高工要公平!
⑨养老金、医保、生活补贴,丧葬费发放要公平合理!
⑩强烈要求向全国人民公布养老退休金不合理,不公平的事实真相!

 

                          
★最近文章转贴★
 
 

                              

                  难改的事业单位养老
                     时间: 2009年10月25日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汪玉凯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强调,从5试点省市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这次改革试点显然普遍存在难以推进的情况。
……
                           公务员成为了“攀比”对象
在广东省的实地采访中,记者发现造成事业单位养老金改革推进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我认为这种改革方案是不够恰当的,出现了一个很不好的结果:把公务员孤立起来了。”广东省社科院人口社会学研究所所长郑梓桢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公务员现在是一马当先、一花独秀。因为公务员的待遇原来就比企业的高很多,现在又把事业单位跟企业阶层放到一起,这三个阶层更加无法走到一起了。
“最高的这个公务员阶层和后面两个阶层(事业人员与企业人员)相差更远。我觉得,这对社会的稳定与和谐是不恰当的。”郑梓桢强调,“因为改革开放30多年的成果,应该惠及全体公民,也包括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他们的收入应该得到提高。”
对于改革争论的焦点,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教授认为:养老金制度的改革最终是要缩小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三者之间的待遇差距,实行三者联动。如果三者不能联动的话,这种改革制度推行起来肯定有阻力的。因为这些改革有“参照物”,就是国家公务员。
  汪玉凯表示,现在人保部应把国家公务员的养老保障、事业单位的养老保障和企业职工养老保险这三者统筹来考虑,整体来谋划,要找到大体能够相对平衡的点。
“如果公务员的养老保障水平比较高,而企、事业单位的这两个社会阶层,包括工人、知识分子、高级知识分子,只能拿到一、两千,两三千块钱的收入的话,我觉得我们的改革方案是不是要考虑征求更多人的意见。”郑梓桢指出。
……
也有人提议,如果改革方案能大幅提高企业养老金,来实现与行政事业单位退休养老金逐步并轨,是最好不过的。这既不会触动事业单位人员的利益,也体现了社会分配的公平与公正。阅读原文请打开网页:http://www.ceweekly.cn/Html/magazine/2009-10/987942.html  


转自香港《南华早报》网络版



Senior citizen champions fight for better rights

CHANGING FACES
He Huifeng
Oct 18, 2009

Li Jingong, 71, is one of more than 10,000 elderly intellectuals who signed a petition to the central authorities in August. The group's members say they are senior experts who have contributed greatly to the country's achievement but are also victims of the mainland's unfair pension system. They plan to fight for equitable treatment in their 70s.

      老精英为争取自身权益而战
●前言
10,000名老知识分子在8月份签署了一份诉求书递交给中央政府,71岁的李劲工是他们中的一员。他们说他们是为国家的发展贡献巨大的资深专家,但同时也是中国大陆不公的养老金制度的受害者。他们在70多岁的高龄时还决心为得到公正的待遇而战。
●签署诉求书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阅读全文……

 

 

                         摘掉帽子还我尊严
  本人黄钦繁,男,1966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化学系,和公务员的同窗一样,服从祖国分配,到茂名市国企,满腔热情以科技报国。职称高级工程师(企业高级专家),现年73岁。现住茂名市的三通水泥预制板结构,85㎡,危房。2009年12月领社保金1380元/月,医保58元/月。老伴没社保和医保,她在贫病交加中于2005年逝世。曾任茂名市人大代表、广东省政协委员、茂名市化工纺织联合总厂副总工程师。为人处世克己奉公,身先士卒,数十年如一日坚守在生产第一线,曾先后主持:油母页岩裂化生产二氯乙烷和粗苯,为湛江军分区研制TNT,生产硫代双乙醇,研制并生产船底防污漆,生产有机玻璃,混合二甲苯分离生产邻二甲苯和乙基苯,甲苯硝化分离生产(邻、间、对)硝基甲苯,硝基甲苯还原生产(邻、间、对)甲苯胺,并主管总厂(有机化工厂、合成纤维厂、针织一厂、毛纺织厂)的科研及生产技术。由于紧密依靠同仁和广大工人阶级的力量,工作卓有成效。从而使茂名的石化工业从无到有,80年代发展成为茂名市地税第一大户,拥有国标或部标产品30多个,享誉国内外,为国库积累了大批财富,夯实了广东工业发展的基础。故此,屡获省市科技进步奖项。同时,身为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履行职责鞠躬尽瘁,不负众望。可是由于长期置身于有毒!或极毒!!介质之中,工作条件差,身体透支严重,积劳成疾,不幸于1991年10月间病发视网膜剥离,虽经全力医治,但结果视物不清,无奈经申请,茂名市人事局于1992年10月批准退休。每月领取退休金311.50元,此外,看病凭单据向单位报销,享受处级退休干部待遇。这和机关同级别的退休人员(高级专家)相比没有差别,符合公正合理的分配原则。老有所养,享有尊严。从而觉得为报国献出了眼睛值得。因为国家有恩,知恩图报是我的人格。
  可惜好景不常,退休才几年,国家让我厂等国内大多数国企破产了,我们创造的财富一夜之间便流入了权贵们的腰包或囊括入国库。政府为了挖掘原料做经济“蛋糕”,在退休人员身上打主意,退休待遇实行双轨制,即机关事业单位的干部实行退休金制,企业工人实行社保金制。而企业高级专家被贬为工人,只能领社保金。这对我们来说,不仅在经济上蒙受重大损失,而且在人格上蒙受极大的侮辱。自实行双轨制以来,我们低人五等,不敢回老家见父老乡亲,偶尔与一些海归友人相会,对方问及退休金时,为遮羞只好撒谎:不多,每月才5-6千元。我心如刀割,尊严何在?!虽不挨批斗,却比1957年的右派更惨!因为我们都是风烛残年的人了。
  之所以产生这样的冤情,毫无疑义,是中央政府界定工人和干部类别时,犯了原则性的错误所致。
  根据国家有关文件已充分证明:企业高级专家绝对不是工人,而是中国工业发展的奠基者、工程建设的精英,是理所当然的名牌干部!想当年,谁把中国工业落后的帽子甩到太平洋去了?我响亮地回答:我们——企业高级专家!
  春天到了,全国人大和政协两会正在北京召开,共商依法治国大事,值此我向两会郑重诉求:依照国法还我尊严,摘掉工人帽子,还我干部身份,按国家公务员同级退休干部享受退休待遇,并补发以前的退休金,妥善抚恤已故同仁的家属,消除恩怨,和谐为贵。
  为了申冤摘帽子,长期以来我们企业高级专家多次致函中央政府和上访人社部,一直没有回音,在3月5日温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到:要把经济“蛋糕”做大,把“蛋糕”分好。我认为这是回音,但愿我的理解是对的。在分“蛋糕”的时候,我敬告把我们推进冤狱的有关部门,不要一错再错,必须秉公执法合理分配。因为“蛋糕”是企业高级专家的血肉做成的!本来这个“蛋糕”很大很大,可恨经贪官们侵吞所剩无几了,必须强力制止那些贪得无厌的家伙,乘“近水楼台先得月”之机,切实还我尊严!
                                        广东省茂名市企业退休高级专家 黄钦繁
                                                  2010年3月11日

 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研究员级高工的诉求
  薄书记,您好:
  我是一名企业退休职工,家在重庆江北区,中共党员,现年62岁。感谢政府这两年连续增加退休金,总算涨到1400元。老俩口月入2400元,日子过得紧巴巴,还过得去,没节余。医疗保险原23元/月,刚增加了20多元,感谢你们。但老伴左眼失明,一次开药就上百元,要长期用药,仍不敢去治,没钱。环顾四周,想想自己对社会的贡献,对自己的退休金确实不平。
我作为一名研究员级高工(96.3评定,原429厂唯一的正研高工),92.10.1开始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原429厂共3人获得,我是第一个获得者), 是037艇〈主机微机遥控〉研制的重要参与人,该项目87年通过海军装技部、中船总公司两部鉴定,88年获中船总公司科技进步三等奖。 是【ZQM40/300型手操式气动钻机】研发人,2003年5月14日,该产品获“实用新型专利证书”,(专利号:ZL 02 2 71907.5);2004年6月19日,该产品获‘广东省科学技术厅’组织的“科学技术成果鉴定证书”,(鉴定编号:鉴字[2004]第128号),鉴定结论:国际先进,国内领先;2004年,该产品获2004年度“东莞市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奖金5万元,(证书号:200433),我获得“东莞市科学技术进步奖获得者证书”(第一完成人,证书号:200433);2005年,该产品获‘2004年度东莞市中小企业发展专项资金’30万元,{文号:东财函〔2005〕52号};2003年11月26日,该产品获“煤矿矿用产品安全标志证书”(安全标志编号:20034607)。我的工作业绩确实很多,没法在此一一叙述。
  我哈尔滨工业大学“火箭地面检测及电气测量技术”专业69届毕业;上海交大进修学习1年,曾是中国造船工程学会轮机学术委员会成员,90年~2001年曾任重庆船舶工业公司高职评委会评委。1987年3月~1993年6月任429厂技术处付处长、处长;1993年6月~2001年5月任429厂付总工程师。
  长期搞设计研发,熟悉AutoCAD 2D制图、Pro /ENGINEER 3D制图、Protel 99 SE电气制图、STEP 7-MicroWIN32 siemens PLC编程工具、OFFICE(Word、Excel、PowerPoint)办公软件。熟悉机(包括液压、模具等)、电(包括PLC siemens S7-200编程)等,熟悉造船设计,是知识面较宽的技术型人材。 善于学习,不断进行知识更新。
我的经历也算得上是个有用的人吧,可退休金却及不上比我小2~3岁的当油漆工的超龄生(小学生),这不就是所谓“搞原zi弹还比不上賣茶叶蛋”的又一翻版吗?这更不能和退休的公务员相比了,每年上调退休金,当地各家报纸大加报导,可机关、政府部门的退休金涨上千元却在报纸上未有任何报导,与我同时代的人,中学毕业进入机关,或大学毕业进入机关,退休金在重庆至少两叁仟。然相比之下,一个研究员级高工的退休金却及不上机关清洁工,何以能想通。再说,政府特殊津贴100元至今未变,十多年过去了,物价上涨如此多多,为何不变,希望您们应适当考虑有所增加,对我这样低退休金的人还是满看重这点的,能否将这100元适当增加一点,直接放在退休金里。
重庆刚公布了企业退休人员增加退休金方案,2003年前退休的增加140元,付高及以上多增加40元。听说北京正高可增到500多元,重庆却从未有类似表示,全国能否有相对统一的作法?!像我这样这次增加退休金后也只有1600元的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研究员级高工,全国还能有多少?
  薄书记来到重庆,你为人很好,可是听不到我们的声音,我们既不能有像出租车司机罢车的方法,也没有教师用上课让学生只上自习的请命方式,谁又来关心我们这些文化大革命的牺牲品和改革开放的牺牲品!!制定具体政策的下级公务员们不能只顾自已呀,也应关心一下我们的呼声呀!
  使社会财富在居民中能公平公正的分配,不要让国家政策成为少数人暴富的工具,否则,共产党不就变质了吗,那我们加入共产党又有何用?
                      重庆市一位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研究员级高工
                           2009.3.

 

 

 致中共黑龙江省委省政府领导的诉求信
尊敬的省委,省政府领导:
我们是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从大专院校毕业,当年是听党的话无条件服从国家分配或调动到黑龙江企业工作,并获得高级职称的专家。
一、据国发[1983]141号和[1986]号文认定为高级专家的科技干部。由于劳动部办公厅下发劳办发[1993]78号文转发深圳市《关于企业取消干部工人身份界限》实行全员劳动合同制向全国推广,供各地参考时,该部以执行该文件为名错误的取消了我们高级专家的科技干部身份。以部办公厅“供参考”的下级文件否定了上级国务院文件认定高级专家的干部身份,是违反了“下位法服从上位法”的法律原则,非常错误,实属荒唐。由此我们企退高级专家蒙冤十几年,每次调整退休待遇和工人一样,导致我们的退休待遇很低。企业与机关事业单位人员退休后理应享受同等待遇才能体现社会公平正义。
二、计划经济时期,企业与机关同类高级专家都属国家干部编制,人事关系历来属于组织、人事部门主管,执行统一的工资标准和福利待遇。即使在国企改制后,退休的高级专家仍属组织,人事部门主管。如上海,沪劳保养发[2006]44号文,上海的退休高级专家由上海市人事局主管。我们黑龙江企退高级专家也应由省人事厅主管。
三、黑龙江省的企退高级专家在上世纪五、六、七十年代,对黑龙江的经济恢复,发展,工业和国防军工建设付出了毕生精力和心血。众所周知,抗美援朝中我空军英雄王海,张积慧驾机击落美国王牌飞行员戴维斯飞机的喷气式飞机都是我们哈飞厂高工们设计和组织管理制造的。参与研制多次打落美国U-2高空侦察机导弹的风华厂高工刘玉芳,曾获国防科工委和国务院的特别嘉奖(目前的养老金也只有1500多元)。六十年代苏联援建的重大项目在黑龙江有十三项,苏联突然撕毁合同,撤走专家,拿走技术资料,是我们这一代高工代替了他们的位置,挑起了大梁,为国家挽回了经济损失。大庆石油的开采甩掉了我乏油国的帽子,有我们高工们的贡献------。几十年来我们拿的是低工资,为国有资产存量积累有我们的功劳,我们为黑龙江的建设,振兴,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四、现在我们这些老高级专家平均年龄74.8岁,最高龄为90岁,年老体弱,疾病缠身,我们月人均养老金只有1120元,最低的不到千元(只有975.5元)。就这点钱,除了吃饭钱就没有看病钱。我们太亏了,我们受苦几十年啊!
五、关于对我们的“倾斜“政策,每次调整养老金方案由各省自行制定,我们黑龙江省从05年到09年五次倾斜,1953年后参加工作的五次倾斜190元(05年30,06年30,07年50,08年40,09年40),1953年以前参加工作的倾斜105元(05年5元,06年0元,07年50元,08年40元,09年10元)黑龙江省全国最低。而且06年对1953年前参加工作的高工一分钱都没有倾斜。这是为什么?五年倾斜190元,每个月平均30.5天,一天平均倾斜1.25元(190÷5÷30.5=1.25)只够半块豆腐钱吧!?这公平吗?
六、我们这些企退高工多数年逾古稀,都是百病缠身,风烛残年的老人,活在世上时日不多了,更有不少人已经含冤离开人世了。有错必纠是我党的优良传统,我们黑龙江4000多名企退高级专家向我省乃至中央领导提出强烈要求如下:
1、恢复我们应有的科技干部身份,由省人事厅主管。
2、迅速提高我们高级专家的退休待遇到合理的程度。

 黑龙江省63家国营大企业4千多名企退高级专家的代表:
梁绪文 男 74岁 1995年国企退休高级工程师 中共党员
王振忠 男 70岁 1997年国企退休研究员级高工 中共党员
程祖勋 男 71岁 1997年国企退休研究员级高工 中共党员
2009年5月28日

附件:企业高工与机关事业同类人员退休待遇差距表

 

 

呼吁提高企业退休高级专家的退休待遇
尊敬的胡主席,尊敬的温总理:你们好!
作为你们的同龄人,给你们写这封信,也许是我最后的选择了。1964年当胡主席在清华大学读书,温总理在北京地质学院上学的时候,我在北京工业学院上学,建国15周年我们同在“首都民兵师”在天安门接受毛主席的检阅,当第一次见到毛主席的时候,我们的心情是那么的激动,对美好的未来憧憬着无限的希望。
然而,43年后的今天,我和你们已经是天壤之别,由于你们的特殊能力和机遇使你们成为了我们伟大国家-一个泱泱大国的国家领导人,而我是一辈子在企业工作,虽然通过自己的不断努力,成为一个中大型企业的厂级领导人和高级工程师,在企业管理和技术方面也干出了一定的成绩.然而,由于我们国家对相同学历和相当经历的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单位的退休知识分子的退休工资实行“双轨制”.我退休后成了一名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知识分子,每月几百元的退休养老金使我不得不为了在什么商店买到便宜的生活物资,在哪个药店买到便宜的药品动脑筋。退休后贫困的生活使我深感当年听毛主席的话:“到农村去,到基层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企业工作是“投错了胎,入错了门,干错了行”。
我在企业应用我所学到的知识,结合工作中的实践,为企业的发展作出了应有的贡献。我曾经在一家大型的机械厂对搁置在仓库多年的数台精密设备进行修复使其恢复了使用,为企业挽回了数十万元的损失;我并对设备进行改造,使其工效提高几十倍,产品废品率降低几百倍,受到工人们的特别欢迎,我被评为企业技术革新能手并代表省参加全国第一届质量管理小组成果发表会;1983年由一个普通的技术人员破格提为副厂长。后来又在另一家中大型企业担任厂领导,和其他厂领导一道艰苦奋斗十几年,使工厂的经济效益每年上一个台阶,这个由一个当初销售收入不足300万元,利税20几万元的国有企业发展成为利润4600万元,缴税过千万元的大型企业。1996年我退居二线,企业在此基础上得到继续的发展至2006年已实现主营收入5.88亿元,主营业务利润1.34亿元的企业,成为长沙市十大产业基地之一。我曾在省经委的管理工作经验交流会介绍管理工作经验。个人曾被多次评为优秀共产党员,所参与的科研课题被评为湖南省电子工业科技进步一等奖,个人被省经贸委授予“省技术开发先进个人”。由于在计算机市场开发中所取得的成绩,被中国计算机市场动态网评为先进个人;并多次在各种的刊物上发表论文.2003年我为主承担省科技厅重大专项科研项目,2005年通过省科技厅组织的专家鉴定,专家鉴定意见为课题成果“具有国际先进水平”,在2006年被评为省科技进步奖项目,并获得国家专利;所撰写的论文在全国第八届计算机工程与工艺学术年会上被评为优秀论文。(接下页)

企业退休专家的养老金只有机关退休清洁工退休金的一半

  

        

        

 

黑龙江哈尔滨市300多企退高级专家到省政府门前上访,“强烈要求解决企业退休高工待遇过低问题”,要求省长接见,“省长不接见,我们上北京”。(图为现场照片)

    致湖北省人民政府领导的诉求信

尊敬的湖北省劳保厅领导并请转呈尊敬的湖北省人民政府领导:
我们是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由大学毕业,服从国家分配或调动到国营企业工作,并获得高级职称的高级专家,是对共和国国民经济恢复、工农业和国防军工现代化建设、国家财政积累做出了巨大贡献的有功之臣。改革开放后,我们仍是企业中承前启后的科技中坚力量。过去几十年我们以“低工资、高积累”奉献了毕生的精力,所创造的物质财富都已全部上交国家。
由于我们有较高的科技造诣和杰出的工作业绩,“国发 [1983] 141号”文件认定为国家高级专家的科技干部。可是原劳动部办公厅以下发 “劳办发[1993]78号”文件转发深圳市“关于企业取消干部、工人身份界限,实行全员劳动合同制”的做法,向全国推广,供各地区参考为名,强行非法取消了我们高级专家的科技干部身份,改变了应有的退休待遇,使我们退休时仅有几百元的养老金。这个以部办公厅“供参考”的下级文件,否定上级国务院文件的作为,是违反了“下级服从上级”的组织原则,非常错误,实属荒唐。
科技干部本来属于原国家科委主管,1988年按“人字 [1988] 43号”文件划转原国家人事部主管。1993年以来原劳动部对我们实属错位管理。2008年新成立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对我们的组织关系归属仍推诿责任,拒不纠正错误,解决退休待遇严重不公的问题。
近年来,国家对我们实行“连调”、“倾斜”的政策,目前企业退休高工少的每月近千元、仅千元,多数每月只有一千几百元,而机关同类、同级别退休干部的退休金加补贴连年大幅上调,已达到每月5000元左右,高的甚至达到每月7000-8000元。我们现在的养老金只有机关同类退休干部(如同班同学、同级别、同职称)退休金的1/5至1/3,有的至今没有医保,住房补贴、医保,死后的抚恤金等待遇相差之悬殊就更惊人了!
我们多数是年逾古稀风烛残年的老人,长时间的经济贫困,在精神上受的压抑,人格尊严受到歧视,身心受到的创伤是何等痛苦!不少同伴已含冤离开人世,党和政府领导不能也不应该让我们带着终身遗憾和哀怨度完人生。
有错必纠,是党的优良传统,我们恳切请求:国家立即恢复我们高级专家的科技干部身份,出台地方和力促国务院通盘考虑建立建全全国统一的高级专家的科技干部退休待遇标准,由地方和中央财政拨专款彻底解决我们应有的退休金等各种待遇问题。
我们的诉求
(一)由省市政府配置财政专款用于解决企业退休人员养老待遇过低问题。政府的诚信是社会诚信的核心。政府
一定要守信践约,
(二)第一步在今年内,将企业退休高级专业技术人员的养老待遇提高到机关退休驾驶员、门卫的相同水平。
(三)在两年之内,分步实施将企业退休专业技术人员的养老待遇提高到机关事业单位同类人员的水平。
(四)养老待遇调整涉及面广公益性强,政策敏感公众关注度高。仅凭主管部门汇报,就要领导者拍板是不够妥当的,需要一个利益表达和利益综合的民主政治机制,应立即建立养老待遇调整的听证制度。
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上书陈情,决不是乞求加点钱,而是争取合理合法的养老权益和作为国家明文认定的高级专家身份的尊严,为了讨回自身的价值,更为了推进社会的公平与正义,我们将继续进行不懈的努力!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我们迫切盼望:在2009年10月1日之前,在国家没有出台统一相关政策前, 地方政府应该向上海和广东地方政府一样, 出台地方政策解决企退高工相比机关事业单位同职级人员退休金严重偏低的问题; 真正做到逐步缩小两者间的巨大差距,  为国家最终制定统-的合理的全国一致的养老退休制度, 创造良好的政策环境, 为彻底落实政策铺平道路;能让我们有一个愉快的心情,欢庆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大庆!最后,再次恳请领导们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关注我们的意见和要求,面对面的倾听我们的诉求。如有不妥,敬请指正。             

  此致
敬礼!

武汉地区企业退休高级工程师(国家干部, 高级专家)共378人签名       (联系人:武重企退高工罗克强、张昌融,宅电62800341;51877705)          

                      2009年6月8日 

           武汉企业退休高级专家实名签名名单见下页

                        

 

企业退休高工远不如机关退休的清洁工

(退休双轨制造成对知识分子的经济迫害)

企业退休人员的呼声
机关和企业退休待遇悬殊
 

二、政策变化造成的现状和困境

  早在1999年2月13日中共中央组织部牵头四部下发的组通字[1999]11号文件《关于给部分退休专家发放生活补贴的通知》中对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的退休专家补贴还是等同的。可是原劳社部办公厅下发“劳办发[1993]78号”推广深圳市《关于企业取消干部工人身份界限实行全员劳动合同制若干问题的意见》后,组织、人事、劳社部门逐步取消了企业干部和退休高级专家的待遇,进而组织和人事部门将我们推给劳社部门,“一刀切”的全部贬为工人,开除干籍取消职级。使企业和机关事业在退休待遇上实行了“双轨制”。这一政策变化后,就黑龙江省而言,机关公务员们从2000年至2004年不声不响的四年涨了四次薪(包括离退休人员),每次都上调数百元至一千多元。而从企业退休的高级专家和全体退休老职工一道是四年仅调两次,一次平均24元,一次是平均26元,(四年上调的这50元钱根本跟不上这四年的物价涨幅)。2005年至2007国家对企业退休人员的三年连调和对企业退休高级专家蜻蜓点水式的倾斜(调整数跟不上物价涨幅),并承诺从2008年至2010年再次连续三年连调和倾斜。可是据国家承诺的至2010年连调后的平均水平(1200元)目标看,六年连调的总和也不如机关在岗和退休同类人员一次不声不响的暗补来的多。他们目前的工资和退休金水平与企业退休同级别人员相比也还在三、五倍以上。真是越调差距越大,贫富两极分化也越来越严重。(到最近的7月31日人社部尹成基司长在二季度发布会上发布的“2008年至2010年连续三年进行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的调整”中,还是抱着对机关事业与企业干部及企退高级专家推行退休待遇“双轨制”不放,仍没考虑解决企业退休高级专家干部身份的意向)。
就2008年1月份调整和倾斜养老金后,对哈尔滨市部分国企356名退休高工的调查,我们目前的平均养老金为1130元,比哈尔滨市城镇职工平均收入还低。其中最高者是195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风华机器厂的正高工林万里1717元(本人曾是国家“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国防科技二等奖、多届市人大代表等)。最低者是毕业于阜新矿业学院,哈尔滨煤矿机械厂的副高工徐启顺,每月仅为876.47元。在这356中举几个例子,如;1950年参加工作,四川大学研究生班毕业,香坊木材厂原副总工程师原市政协委员现已八十多岁的赵梦非,2008年调整后的养老金是1198元;1953年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原哈尔滨化工设计院技术副院长兼总工程师,为支援化工基地建设被哈尔滨市委组织部调到哈尔滨化工二厂任厂长兼党委副书记的任凤杰,2008年调整后的养老金仅为1142元;再如;当年曾参与打美国U-2飞机导弹研制并使受国务院嘉奖、享受国务院津贴的风华机器厂高级工程师刘玉芳,2008年调整后的养老金也只能拿到1210元(真可谓搞导弹的不如卖茶鸡蛋的)……。国家在30年中改革进步,经济快速发展机关事业和各行各业、各地区退休人员的生活水平都在年年快速提高,近年来在企业里比我们学历低、年龄小、晚退休高工的退休金也都普遍比我们这些七、八十岁的退休老专家们成倍的高(两者相比为2800元:1130元),唯有这些文革前苦读17年从大学毕业在企业退休的老专家们的养老金还不到机关里文化不高的清扫工退休金的一半。退休待遇的不公平还表现在诸多方面:机关事业单位享受的高额房补,动辄就补一、二十万元;什么“阳光”工资、“13个月工资”、工龄津贴、全额医疗、节日补贴等等;北方的御寒津贴,自有文件规定以来,机关事业单位已发放12年了(每月45元-225元),而企业只有少数当时有条件的单位发了,大多数企业退休人员没发(现在有的企业有条件也不发),同处高寒地区,难道企业退休专家就不知冷吗?再如冬季采暖费报销,虽有文件规定,但省市机关可以按规定的标准每档级别人员超10平方米报销,而企业退休高工大多不能按文件标准报销,有的企业只按行政职务标准(当官的大小)报销(根本不承认技术职称),有的企退高工因原企业破产或改制,其采暖费多年来是一直报不了销。再如:退休人员去世后机关事业单位的补发本人20个月工资,再外加600元的补助费;而国企单位只补发2个月企业平均工资,真可谓典型的“同命不同价”;……。然而到现在的2008年3月26日中组部和人社部下发的中组发[2008]10号《关于进一步加强新形势下离退休干部工作意见》中,虽然笼统地谈“完善落实离退休干部生活待遇的保障机制”,但是具体到企业,却只提“确保离休干部两费保障机制的正常运行”。“对因机构改革、企业改制和破产等原因单位变更的,要及时明确离休干部的……确保离休干部‘两费’的落实”。文件对企业退休干部的政治和生活待遇的保证和安排却只字不提。就是说,中组部和新的人社部还是与原人事部一样,还是抱着1993劳社部办公厅转发深圳市《关于企业取消干部工人身份界限实行全员劳动合同制若干问题的意见》不放。

三、 请求中央尽快落实企退高级专家政策

  2007年3月18日国家主管劳保部门的劳社部田成平和刘永富两位部长,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虽然也承认:“劳办发[1993]78号没有将企业中建国创业的一批老科技人员区分开来……,这是我们工作中的一大失误…...。”(可点击刘永富在记者招待会上的讲话)。两位部长是代表国家在中外记者招待会的讲话,并说 “用一年时间使这部分老同志的养老金水平达到当地机关事业同类人员的平均标准……”。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却还未见丝毫解决问题的动静,这究竟是为什么?我们热切地盼望着国家尽早落实前劳社部部长的讲话精神。我们请求国家不要用挤占在岗职工积累的社保基金为我们没有参加社保基金储备的退休老人微量连调和倾斜。因为我们在几十年里的低工资、高积累的大量储备早都存在国家中央财政里了,所以应该是采取老人老办法,用中央财政的钱,每月以生活补贴的形式来纠正失误、落实政策,使企业退休的高级专家们与当地机关事业同类人员的退休金和待遇基本持平。
请求国家在落实退休高工们的退休待遇同时,要考虑到改革开放以来给企退高工们造成的诸多欠账和损失,如:企退高工应该跟机关事业退休的同级别人员享有的住房货币化补贴,工龄津贴,御寒津贴等生活补贴及纳入社会统筹的采暖明补等,还清历史欠账。
国家要在政策法规上完善机关、事业、企业退休人员的收入正常增长机制。要横向缩小机关、事业、企业同级别退休人员退休待遇的差距,不能再让公务员们总想着为自己增加收入而造势,而让大多数人基本轮空,造成高的还想高,低的无人理。致使民怨沸腾,这样下去定要造成社会的更大不和谐和不稳定。

     哈尔滨市63家国企退休高级专家代表

 杨庆生 男 70岁 1995年退休 研究员级高工 中共党员
王振忠 男 67岁 2000年退休 研究员级高工 中共党员
程祖勋 男 69岁 1999年退休 研究员级高工 中共党员
于凤山 男 70岁 1997年退休 高级工程师  中共党员
刘 济 男 69岁 1999年退休 高级工程师  中共党员 

            ?2008年8月2日

强 烈 要 求
纠正退休政策偏差
体现社会分配公平,
切实提高国企退休高级知识分子的待遇

  各级党政领导并转呈胡总书记、吴委员长、温总理、贾主席:

  我们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高校毕业后无条件服从国家分配,到国企或机关事业单位工作,最终在国企退休的高级知识分子,绝大多数人是专家、技术带头人或国企的中、高层领导,资历最浅的人也有二十五年以上在编国家干部的经历。为了积累资金医治建国前后的战争和“十年文革动乱”对国家造成的创伤,改变“一穷二白”的落后面貌,我们经历了人生中漫长的“国家高积累个人低收入”时代,不少老专家曾经近二十年没有加过工资。尽管多劳没有多得,我们都能顾全大局为国分忧,不讲条件、不计时间、不谈报酬、不遗余力地发挥专业特长进行创造性劳动,奋力推进国家现代化建设的大业。为了完成军工、援外、重大项目攻关、节日献礼等层层加码的额外突击任务,我们不惜牺牲个人的身心健康,经常无偿加班夜以继日为国家工作。我们和国企职工拚搏奋斗了几十年,使国有资产和上缴利税比建国初期增加了千百倍。中国的工业、科技和国防事业之所以能不断填补空白从弱到强飞速发展,达到现在的规模与水平,是与我们几十年的艰苦创业和无私奉献分不开的。我们创造的剩余价值全部奉献给了国家,我们为国家的经济发展打造了坚实的技术基础和物质基础。当今的建设成就和物质文明成果中浸透了我们的血汗!
作为社会财富的直接创造者、主要纳税人、数十年奋战在科技、生产第一线的国家干部,我们退休后理应分享到自己创造的劳动成果。遗憾的是我们的艰辛劳动和重要贡献没有得到起码的回报。改制前,作为国家科技干部我们与同资历的机关干部享有一样的政治待遇、经济待遇和退休待遇。在改制过程中,政府不作任何解释、不给任何补偿、不采取任何过渡性措施,突然剥夺了我们几十年一直享有国家干部待遇的权利,并随之实行了一系列不公正、不合理的政策,造成了干部在退休待遇上天壤之别的差异。请看以下事实 : 1.机关干部的退休金是按退休当年的基本工资+职务津贴+其它补贴为主要依据确定的,一般都超过退休之前工资表上总收入的90%。而对于国企干部则完全不考虑退休当年的基本工资、职务津贴和其它补贴,一律倒退到1994年前,按很低的工资标准和刚刚起步的很低的社会统筹水平,按工龄长短和缴纳养老保险的多少为主要依据,采用繁琐的计算方法,把我们的退休金压得很低,不少人的退休金仅为退休之前工资表上总收入的45%。2008年,苏北地区国企(不含极少数垄断行业的国企)退休高级知识分子的退休金大多数为1300~1500元,约为机关同等资历退休人员的27~33%。原来享受机关处级以上干部待遇的大型国企的总工程师、总会计师和资深专家,与机关看门扫地的勤杂工相比,退休金只有后者的一半。退休政策实行双轨制后,机关退休干部的待遇连年大幅度提高。2008年江苏机关干部实行“阳光工资”,工资待遇悄然狂涨。部分在职干部一次增资高于3000元,超过我们全月退休金两倍以上,部分退休干部一次新增退休金高于2000元,超过我们新增退休金十几倍。领导让受惠人不要对外讲,闷声大发财。国企与机关的干部在退休待遇上的差距本来就很大,现在拉得更大了。 2.机关干部大专以上学龄算工龄,而我们的学龄不算工龄。工龄是确定退休金的重要依据。很多退休高工退休当年的退休金,比初中毕业后参加工作的同年龄的普通退休工人少了10%。 3.2008年我们大多数人全年的医保费为800~900元,约为机关同等资历退休人员的30%。少得可怜的医保费只够治两三次感冒,平常治病的医药费绝大部分要自己掏腰包。除非重病住院,我们的医药费用完后是没有任何补贴的。而机关干部的医保费超过我们三倍以上,用完后还能享受优厚的医药费补贴。 4.我们大多数人退休时的公积金每月低于40元——约为机关同等资历退休人员的8~10%。 5.在享受单位的福利待遇方面,反差之大更是天悬地隔。机关退休干部可以享受单位提供的免费体检、医疗费补贴、交通补贴、住房补贴(含购买廉价公务员住房)、免费旅游、过年过节发放慰问金和补贴费等等一系列优厚的福利待遇。而我们退休后几乎享受不到原单位的任何福利待遇。 6.国家对国企副高以上、70岁以上、1953年前工作的人员退休待遇有倾斜规定。不少地区各项叠加后计发,而江苏省只能三者取其一,使倾斜政策大大缩水。 7.机关干部去世后的丧葬抚恤标准,要比国企干部高出十倍之多。政府宣扬要向企业退休高级知识分子“倾斜”,提高我们的待遇。几年来“倾斜”的结果让我们心寒。同样都是为国家效力的干部,退休待遇却是天上地下!从退休金、医保费、退休时获得的公积金和享受单位的福利等几个方面综合起来看,我们的退休待遇不足机关同等资历退休人员的四分之一;甚至不足机关同年龄退休勤杂工的二分之一。而且这个差距还在不断扩大。 “倾斜”之说实乃欺人之谈!对我们“倾斜”所增加的退休金赶不上物价的上涨,我们的实际生活水平在不断下降。社会分配严重不公,创造财富的人享受不到应得的劳动成果,过低的退休金和医保费让不少国企退休高级知识分子贫病交迫,靠儿孙们的接济艰难度日。我们这一群白发老人风烛残年之时仍在艰难地向政府讨还公道。这就是延续了十几年令人揪心的现实! 如今,荣获过多项科技成果奖的国企资深专家,退休待遇抵不上机关看门扫地的退休勤杂工的一半;而机关干部几乎无一例外都能终身受益全家沾光。他们在职时待遇优厚,有些人退居二线或退休还可以因“让位”而获得晋级加薪,继续保持高收入,死后家人还能得到优厚的丧葬费和抚恤金。因此,一个公务员的职位常常有几百上千人去拼抢,而企业的诸多职位却很少有人问津,这些“中国特色”举世无双。现行退休政策所引导的不再是诚实劳动、社会责任和奉献精神,而是投机取巧、权势地位和利己主义。它让人们的价值观和人生观发生了畸变,人们只想吃皇粮不想干实业,有些大学生宁愿在家待业也不愿意到企业工作,其负面效应已经非常明显。如果不对这个政策进行纠偏,则强国富民的理想难立,实业难兴,后患无穷!
国企退休高级知识分子曾经为国家、为后人作出过重要贡献,在改制中利益受损最大,现在沦落为社会底层的贫困群体,十多年来国家是一直亏待这个特殊群体的。这个特殊群体人数并不多,依国家现有财力提高我们的退休待遇并非难事,何况这个财力中包含了我们几十年的奉献及其增值。如果制定政策的人能实事求是秉公执政,采取“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中年人过渡办法(按其在职国家干部时间的长短分时段补贴进行过渡)的退休政策”,问题早就能妥善解决了。这几年分配不公愈演愈烈,两极分化进一步加剧,纳税人的利益被肆意侵占,这是社会不和谐不安定的根源之一,其负面影响在日益扩大。有良知的人大、政协、民主党派的代表和一些新闻媒体仗义执言向政府上书,希望尽快调整政策提高我们的退休待遇,这充分彰显了民意。社会分配应该体现“在职时凭贡献(或职位)多劳多得;退休后靠公平,官民都归位到同一水平;对国家对人民作出过特殊贡献的人应该适当优厚”。于理、于法、于情政府都应该想方设法为国企的退休高级知识分子做点善事,让我们享受公平的待遇,安度最后的人生。许多国企老专家苦盼了一生也没有等来公道,带着怨恨离开了人世。如果欺人太甚,继续推行“特权阶层吃肉诚实劳动者喝汤”的退休政策,我们忍无可忍只好通过各种形式来维权!年轻的执政者对我们这个群体创业之艰难、奉献之赤诚、付出与所得之极度不相称,也许不一定知情,他们可以把分配不公的责任推给前任或上级领导。
退休政策主要是中央决定的,解铃还需系铃人。中央高层领导中有不少人早年也是国企干部,曾经在工矿企业经历过与我们同样的苦难,知道我们这个群体在国家最困难的时候是怎样舍己为公、艰苦创业、为国分忧的,知道我们在中国建设史上的作用和功绩,也知道我们退休后的艰难处境,应该以人为本,从引导诚实劳动、体现社会公平和谐、促进国家长治久安的长远考虑,以历史唯物主义和实事求是的态度纠正退休政策上的差错,从政策源头上把好决策关,采取有效的措施遏制日益加剧的两极分化,化解不断尖锐的社会矛盾,维护诚实劳动者的基本权益,从根本上解决体制改革中人为造成的社会分配长期严重不公的问题。
我们强烈要求政府:尊重历史、尊重事实、尊重民意,公正对待已经退休的国企退休高级知识分子,让我们享受到与同等资历机关干部一样的退休待遇。体现我们固有的人生价值,还我们一个公道。

           江苏南通市

     国企退休高级知识分子签名(名单略)

           2008年10月20日

   


 

★重要文件摘登★
 
 
 
 
 

   

 

 

  


 

 


 


今天是:2010-11-21


    

 

   

 

请提宝贵意见!联系邮箱:mmyqs@163.com

 

 
   
 
 
 
 
 
版权所有© 退休高工之家
Baidu
新闻 网页 mp3 贴吧 图片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lzy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1)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1 楼
匿名 发表于 2012-11-7 8:28:24
退休养老“双轨制”是最大的分配不公,是政府“乱作为”的具体表现。
热门评论
匿名 发表于 2012-11-7 8:28:24
退休养老“双轨制”是最大的分配不公,是政府“乱作为”的具体表现。